“最后一公里”的困與變:期待擁有更多自主選擇權

                            “本來就掙不到多少錢,就動了想同時做點其他的念頭。但是現在又不敢了,萬一被清退了也麻煩?!笨粗鴰准彝幸驗檫`反平臺規則被要求整改,張小川(化名)無奈地搖了搖頭:“我們就真的不能有點自主選擇權?”

                            據了解3年前,35歲的張小川開始在昆明一個小區經營一家菜鳥驛站,剛開始還不錯,小區比較大,平均每天有好幾百個快遞入庫,忙不過來時還需要表弟表妹來幫忙。整個菜鳥驛站的收入維持著一家人的生活,雖然忙些,但也尚能應付。后來,小區里增加了兔喜超市、快寶驛站,收寄件被分散,除去驛站人工費、服務費等,每個月能剩下的收入大不如前。

                            2020年,疫情后,社區團購興起。有社區團購企業的工作人員上門詢問,張小川有些心動。在他看來,“這兩個事情不矛盾,既然都要守在這里,那也可以同時兼顧社區團購,多賺一點錢?!比欢芸?,他便不敢貿然嘗試?!安锁B明確要求只能做易發購和淘菜菜,驛站不允許做美團優選、多多買菜和橙心優選?!毕虢铏C試試能不能嘗到社區團購“螃蟹”的他只能作罷。

                            “最后一公里”之困:看上去很美實則不然

                            2022年春節后,張小川收到消息:“昆明幾家菜鳥驛站因被總部監測到使用第三方系統入庫,嚴重違反了平臺規則,平臺已發起清退流程?!睆埿〈ㄕf,菜鳥要求這些驛站在一個工作日內盡快退出第三方系統完成整改,否則平臺會直接清退,同時會撤銷站點末端備案資質。消息的末尾,還有一句“請其他站點老板引以為戒,嚴格遵守平臺規則,健康發展?!?/p>

                            “什么叫健康發展呢?一入‘菜鳥’門,其他都只是路人就是健康發展?”張小川百思不得其解。

                            和張小川一樣,賀瑞(化名)也在昆明經營菜鳥驛站。他曾看過昆明另一個經營菜鳥驛站的年輕人“年營收超200萬元,買房換車”的創富故事。故事里的主人公租下了200余平米的房子,靠著經營驛站、社區團購、賣鴨脖迅速成長,收獲頗豐。

                            “但這樣的人畢竟是少數,更多的終端經營者情況可能和我更像?!辟R瑞原先經營一家小型社區超市,去年加入了菜鳥驛站?!白鲶A站是想增收,但是算來算去還是沒多掙到錢,白忙活了?!辟R瑞說。他認識的同行中,有的除了做菜鳥驛站,同時經營其他項目,比如賣生鮮,開小超市。即便是這樣,大多也只是勉強維系,甚至有些做不下去閉店了,對外還美其名曰“與鄰近站點合并”。

                            賀瑞說,目前市面上的門店管理系統、代收服務系統有數十款,其中包括韻達快遞超市、中通兔喜超市、圓通媽媽驛站、申通喵站、快寶驛站、熊貓代收、小兵驛站、速遞易等?!艾F在時不時有平臺的工作人員過來走訪,發現使用第三方系統,會被扣12分。要么在時限內提供第三方系統注銷使用的證明,要么就被清退?!?/p>

                            “看起來選擇很多,其實并不是這樣?!辟R瑞道出了自己和同行的困惑。受制于各自系統的快遞終端經營者,期待更大的自主選擇權,他們同時也希望在面對各大企業時有自主選擇權,而不是“稍有不對,就收到清退警告?!?/p>

                            “最后一公里”求變:期待多一些自主選擇權

                            上海交通大學數據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法學院副教授何淵分析,目前提交審議的《反壟斷法》修正草案對平臺企業濫用數據和算法的問題作出明確規定,平臺企業利用算法和數據實施價格歧視、拒絕競爭對手獲得數據資源、設置“二選一”排他性條款等屬于典型的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既違反《反壟斷法》,也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與此同時,屏蔽數據的行為也與“互聯互通”的中央政策相違背。因此,互聯網企業需要樹立“開放和共享”的價值理念,應當允許其他的產品進入到自己的平臺和生態中去,進而能夠讓用戶或合作方有更大的選擇余地和權利,也應當給予更多的中小創業公司更多的創新機會。

                            據公開報道,國家郵政局局長馬軍勝在走訪菜鳥驛站時,也曾點贊末端共享共建模式,鼓勵站點多種經營,認可綠色回收。事實上,國家郵政局也多次倡導快遞站點實行“多站合一”“一點多能”,核心目的就是為了打破行業壁壘,實現互聯互通。

                            日前發布的“2022中央一號文件”似乎給驛站中小經營者帶來了曙光?!耙惶栁募泵鞔_提出加快農村物流快遞網點布局,實施“快遞進村”工程,鼓勵發展“多站合一”的鄉鎮客貨郵綜合服務站、“一點多能”的村級寄遞物流綜合服務點,推進縣鄉村物流共同配送,促進農村客貨郵融合發展。業內專家也認為,同樣有著互聯網基因的快遞網點及驛站,最終應當走向“拆墻”,實現快遞融合,最終惠及廣大快遞末端從業者及民眾。

                            數據統計顯示,2020年,全國快遞總量達到833億件。2021年,全國的快遞總量達1083億件。同比增長29.9%,包裹數量占全球一半以上??爝f進入“千億時代”。

                            張小川、賀瑞這樣的終端經營者期待,快遞末端站點和平共享,驛站能夠多一些自主選擇權,自己經營站點的生意也能隨著快遞量的增長有所提升。

                            來源:無線昆明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最后一公里”的困與變:期待擁有更多自主選擇權
                            京東物流將收購德邦股份66.49%股份,雙方將保持獨立運營
                            全球最大船運公司馬士基:供應鏈緊張有望下半年緩解
                            2021年我國物流需求規模再創新高 支撐經濟穩定恢復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