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得”邦,順豐心慌

                            快遞行業兩大巨頭的百億并購案,似乎只差一個“官宣”了。

                            這幾天,關于京東收購德邦的傳聞,已經具體到德邦老板的早餐會通風。一份網上流傳的截圖顯示:德邦快遞創始人、董事長兼總經理崔維星在2月28日的早餐會宣布了此事,德邦內部已得到收購消息,而崔維星將退出,京東則將委派高層接手。

                            對于收購傳聞,截至發稿,京東方面暫未回應,德邦方面稱一切以公告為準。不過,多位京東和德邦的內部人士對《中國企業家》確認了這一收購消息的真實性。相關人士表示,目前收購確實已經完成,“最近老板們都在討論這個事?!币晃痪〇|員工稱。

                            早在今年1月初,就有傳聞稱京東物流已經收購德邦快遞,但被德邦迅速“辟謠”:消息不實。2月28日,德邦股份正式停牌,公告稱,因正在籌劃與股權結構變動相關的重大事項。3月2日和6日,德邦前后兩次公告稱將延續停牌。

                            其實,德邦股份被傳“賣身”已有一段時間,傳聞中的收購方除了京東,還有抖音和韻達。不過,抖音回應,并沒有收購德邦快遞的計劃;已是德邦第二大股東的韻達并未表態。值得玩味的是,3月6日的公告稱,籌劃事項能否繼續推進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公司股票自3月7日起繼續停牌。

                            上市即巔峰——德邦的發展似乎印證了這一點。

                            2018年,德邦成為國內第一家上市的快運企業,同年德邦物流改名為德邦快遞,全力轉型大件快遞業務。以這一年為界,此后,德邦的快運業務營收連年下滑,2021年,其凈利潤下降了近九成。

                            最近兩年,快遞行業正經歷亂戰,面對通百達(申通、圓通、中通、百世、韻達)和順豐的圍攻,德邦在大件市場上的領頭位置遭到嚴峻挑戰。尤其是去年以來,德邦市值不斷下跌,較高位跌去超40%,且自身經營難題接連不斷。對于深陷虧損和激烈競爭的德邦來說,“被迫賣身”頗有轉型失意的無奈之感。

                            對于收購方京東來講,收購“國內零擔(零星貨物交運/快運)巨頭”德邦,無疑將為劉強東的物流版圖補全最大的一塊缺失。自2016年京東入股達達后,京東就已開始加大投資力度,通過布局和收并購等方式,力求建立一個更加完善,同時覆蓋全國甚至全球的物流體系。今年以來,京東在物流領域的布局更是大動作不斷,先是并購中國物流資產,之后又增持達達,如果收購德邦成真,京東將擁有全面的物流服務能力。

                            “從公司的物流,變成物流的公司”,京東物流用了整整10年。2007年,京東創始人劉強東決定自建物流,當時投入重金并飽受爭議的這塊資產在內部被稱作“運營體系”,最主要任務是支持京東商城的業務。2012年正式注冊物流公司,2016年11月,京東物流才以獨立品牌形象示人。2017年4月25日,京東物流集團正式成立,全面對外開放。

                            “從物流公司,變成供應鏈解決方案及物流服務商”,京東物流又用了將近5年。一位接近京東的人士介紹,京東物流的核心主航道是“一體化供應鏈物流服務”,包括快遞、整車及零擔運輸、最后一公里配送、倉儲及其他增值服務(如上門安裝和售后服務),京東希望將這些服務以一體化解決方案的形式提供給客戶,滿足客戶的各種需求。

                            余睿接任京東物流CEO后,也將主要精力用于聚焦拓展一體化供應鏈物流能力。在2021全球智能物流峰會上,余睿表示,京東物流的“快”不是依賴于利用飛機等更昂貴的運輸工具而實現單純搬運速度的快。而是通過對商品銷售和供應鏈的理解,合理規劃倉網,分布庫存,把商品提前放在離消費者最近的倉庫,減少履約環節,縮減搬運距離和搬運次數,從而實現高效履約。

                            在行業人士看來,拿下德邦,京東將大幅提升其在快遞行業的攻擊力。屆時,將對順豐產生極大的沖擊,“中國快遞江湖又將迎來大變局”。

                            填補空白

                            一直以來,作為京東的“護城河”之一,物流是劉強東非??粗氐臉I務。早在2017年,劉強東接受央視采訪時聲稱,“長期來看,除了郵局體系,民營物流只能是2+1結構——京東和順豐會成為兩大物流巨頭?!痹谥懈叨耸袌?,不管是快遞還是快運業務,順豐都是京東的直接競爭對手。

                            在快運領域,順豐的市場份額一直處于領先位置。順豐旗下的順豐快運、順心捷達同時加碼直營與加盟兩張快運網絡,布局了中高端與中低端全市場。相比之下,快運一直是京東的短板。

                            很長一段時間,京東物流只服務京東一個“客戶”。2017年,京東物流獨立后,開始向行業全面開放資源與能力。在整個中國快遞市場,西南證券(4.510,-0.16,-3.43%)發布的研報顯示,2020年,通百達和順豐六家公司共占據了快遞行業84%的市場份額,京東的份額在5%左右。

                            一個普遍觀點是,此次京東收購德邦,意在填補其物流板塊的空白領域。

                            在擁有自己的快遞與冷鏈網絡后,京東急需一張快運網絡。此番京東看中的,正是德邦的快運優勢。作為曾經的“零擔之王”,德邦在快運領域的經營經驗和打通全國的快運網點,正是京東所需要的。有說法稱,京東與德邦早在2019年就已有接觸。

                            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上半年,德邦擁有末端網點 30486個,鄉鎮覆蓋率94.8%;擁有快遞員6.37萬人,分撥中心143個;干線線路2057條,自有車輛共計11524輛,自有運力占比55.7%;倉庫140個,面積達101萬平方米。

                            在中國零擔物流業,德邦是一個獨特的存在。

                            成立于1996年的德邦,是依靠快運業務起家和逐漸擴大規模的。2013年,德邦在零擔市場的營業額為94億元,比排名第二的天地華宇的兩倍還多。從2013年到2018年前后,德邦一直都是其國內市場上最大的零擔物流服務商。

                            自2018年登陸A股后,德邦開始加碼快遞業務,意圖打通并聯動快遞和零擔兩個板塊。德邦物流也改名為德邦快遞。不過,德邦快遞業務量的增長,并沒有帶動德邦總體營收的增長。從營收組成上看,快遞業務在2018年貢獻了49.5%的收入,2019年是56.6%,2020年是60.6%。

                            更為麻煩的是,隨著以安能為代表的加盟制快運網絡興起,順豐等其他快遞巨頭不斷將觸手伸向快運這一細分領域,德邦的市場份額受到嚴重侵蝕。

                            轉型后的德邦,快運業務收入連年下滑,直接競爭對手順豐快運和安能物流的收入連年上升。2019年,德邦零擔營收已落后于順豐速運。第三方數據顯示,順豐快運市場份額在2020年增長至20.3%,為德邦的近兩倍,安能物流以1025萬噸零擔貨量,成為新的市場第一。

                            增長焦慮

                            “京東對不同業務板塊都有很高的期望,物流是核心業務板塊,責任壓力很大?!比ツ?月的一次專訪中,京東物流CEO余睿對《中國企業家》說。走向開放的同時,京東物流給自己的最新定位是:一體化供應鏈物流服務商。

                            2021年8月,京東物流上市后的首份財報顯示,京東物流在2021年上半年外部客戶收入達到265億元,占比54.7%。這是京東物流外部客戶收入首次超過一半。

                            從2021年半年報來看,京東物流外部客戶收入占比達到54.7%。其中來自京東第三方業務為23.9%,完全社會化6%。京東物流高管曾表示,2022年,外單業務需要占據京東業務的50%左右。加大社會化程度,“多接外單”成為京東實現目標的必然選擇。

                            目前,京東的社會化訂單來自兩部分,一是實行加盟制的京喜快遞(原眾郵快遞),跟通達系搶奪電商件;二是冷鏈物流業務。不過,前者受困于下沉市場的惡性競爭,血戰后受傷慘烈;后者為近年來的新興業務,尚處成長階段,所占市場份額不大。

                            京東物流走向開放的這幾年,國內快遞市場競爭激烈,甚至出現價格戰、拉鋸戰等“內卷”情況。背靠拼多多的極兔速遞,用極低價格在一年多時間內迅速占領市場;一向走高端路線的順豐也陷入“價格戰”漩渦,2021年一季度迎來上市以來首次虧損,董事長王衛被迫出面道歉。

                            “虧損”一直是京東物流的心病。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京東物流的凈虧損分別為28億元、22億元、40億元、15億元。有行業人士認為,京東物流長期虧損主要因為物流是重資產,弱干線的模式,同時京東物流核心客戶都來自于京東,外部客戶量單一。

                            從目前來看,在規模和盈利之間,京東物流更趨向于前者。

                            余睿認為,當前階段,收入增長對京東物流來說很重要,“我們做的是to B生意,收入多少最能反映出有多少客戶拿真金白銀來投票?!敝劣谔潛p問題,余睿說,京東物流希望持續改善盈利,讓它保持和公司發展階段相匹配的健康水平,因此,“我們的利潤情況會持續改善”。

                            如果一定要在收入和利潤之間“二選一”,余睿覺得,收入相對而言更為重要:“我們生長在一個增長速度還不慢的賽道中,同時這個市場又比較分散。在這樣的賽道里面,從經營角度來說,快速獲取更多的市場份額,有時候是一個不壞的選擇?!?/p>

                            在此理念下,京東物流擴張迅速。2020年,京東物流新增倉庫數量達450個,相當于2007年至2017年10年間的建倉數量。截至2021年三季度,京東物流已運營約1300個倉庫、41座亞洲一號智能物流園區,運營的倉儲總面積約2300萬平方米。

                            近幾年來,京東一直在豐富自己的物流體系,大手筆投資接連不斷。比如,為了搶奪中高端客戶,2020年8月,京東以30億元收購“跨越速運”,并由此獲取了620條航空貨運航線。今年2月25日,京東公布將以現金5.46億美元認購達達普通股,股權占比達到52%。

                            京東物流上市后,需要更大的體量和更好的故事??傮w來看,盡管京東物流來自外部的收入已超一半,但仍高度依賴母公司訂單,面臨進一步增長的難題,收購德邦將會有效加速京東物流的社會化水平。

                            “曲線”進淘寶?

                            從目前來看,京東物流與諸多對手相比,顯然不在一個競爭維度上。

                            以通百達、順豐為代表的快遞企業普遍扮演配送角色,與之相比,京東物流的業務特色不僅是配送,還包括周轉存貨。就打造“一體化供應鏈”的角度來看,京東物流以重資產建立了護城河,阿里旗下的菜鳥網絡是其更直接的競爭對手。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5年,德邦快遞就入駐了菜鳥網絡,為天貓淘寶提供30公斤以下的大件物流服務,淘系賣家可自主選擇德邦快遞進行發貨,在供應鏈、智慧物流等方面也有開展業務合作。

                            德邦若真的并入京東陣營,有觀點認為,這對阿里系來說,或許不是一件好事。

                            阿里系的菜鳥網絡定位為基于阿里零售平臺的社會物流整合者,通過整合快遞公司、路線運輸企業,補上了阿里履約網絡中重要的一環。這些年來,阿里一直通過投資入股方式,與通達系進行利益綁定。不過,菜鳥在幫助快遞公司提升效率的同時,對其管控力明顯不足。

                            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表示,在互聯互通的大背景下,阿里對快遞行業的并購,態度還是很積極的。此前,極兔收購百世一事,外界就猜測阿里會出于競爭的需要極力反對,因為阿里是百世集團最大的股東,而極兔早期90%的業務來自于拼多多,但是,事實恰恰相反。

                            在現有體系中,淘系的通百達、京東的京東物流,以及大部分訂單來自拼多多的極兔,各自都在將觸角延伸至其他平臺。行業人士認為,隨著拼多多、快手電商與抖音電商的崛起,物流行業的既有格局也會發生變化,隨著新玩家的入局,競爭將愈發劇烈。

                            與京東“以儲代運”“自建倉庫”“倉配一體”的業務模式不同,順豐采取的是端到端的分揀中轉物流模式,更看重運力,強調提高貨運速度實現物流運送之快。在京東物流虧損的那些年,順豐物流一直在賺錢。

                            關于京東收購德邦的操作,有說法稱,由于雙方皆為直營體系,資源整合起來或許會相對順滑。不過,多位行業人士表示,京東收購德邦后,一場關于消化和磨合的“戰爭”不可避免。

                            上海正策律師事務所董毅智認為,這類并購的風險主要體現在后期整合之后,雙方能否在財務上、管理上、在企業文化上很好地過渡和銜接,“整合可能會伴隨大規模的裁員或內部調整,包括對客戶的影響,這些影響還是蠻大的”。

                            從過去幾年的營收增速來看,德邦的增長顯現出頹勢。2016年,德邦的營收增速是31.57%,2017年不足20%,到了2020年,已經下降到個位數6.10%。從德邦1月28日披露的業績預告看,2021年德邦歸母凈利潤4.91億元,預計同比減少67%到87%;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歸母凈利潤是4.84億元,同比減少176.04%到229.56%。

                            2021年上半年,京東物流和德邦快遞營收分別是484.88億元和148.89億元。對比而言,德邦近幾年的營收連年下降。有行業人士提醒,從長遠來看,“京東物流+德邦快遞”的組合能否帶來突破性的增長效應,還需觀察?!矩熑尉庉?林羽】

                            來源:中國企業家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京東“得”邦,順豐心慌
                            京東繼續增持達達 將持有達達集團約52%股份
                            《財富》發布2022年全球最受贊賞公司榜單,京東騰訊等入選
                            七次壓測彩排,27天項目上線,京東春晚紅包戰役“實錄”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