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新東方、好未來財報:巨頭轉型過得怎么樣?

                            本周,兩大綜合性培訓巨頭好未來、新東方相繼發布最新一季財報。

                            兩大綜合性培訓機構的財報周期均截止到2021年11月30日。適逢轉型的最初三個月,兩家機構的財報中透露了學科類轉型的哪些信息?接下來,機構轉型還有哪些關鍵要素?

                            陣痛

                            毫無疑問,無論是新東方還是好未來,在轉型的最初三個月,都不可避免地出現陣痛。

                            虧損是典型特征。第三財季好未來凈虧損9940萬美元,上年同期的凈虧損則為4360萬美元,同比明顯擴大。新東方的虧損額度達8.76億美元,去年同期則盈利2.286億美元。

                            為處置不合規業務,新東方與好未來在費用開支上都出現了增長。其中,好未來第三財季總務和行政支出為3億美元,與上年同期的2.838億美元相比增長5.7%。新東方2022財年上半年的一般及行政開支達12.92億美元,上年同期約5.87億美元。

                            對于虧損,新東方在財報中明確表示,新東方全國的所有學習中心已停止再向幼兒園至九年級學生提供學科相關培訓服務(K9學科類培訓服務);公司因終止多個學習中心租賃協議及實行裁員計劃,所產生的相關支出令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六個月的成本和費用增加。

                            從商譽變動上,也能看出兩家機構受到明顯影響。截至2021年11月30日,好未來的商譽僅有1883.6萬美元。而截止到2021年2月28日,其商譽尚有4.54億美元。新東方的商譽凈額雖然環比沒有太大變化、保持在7300萬美元左右,但結合此前發布的業績,截至2021年2月28日,其商譽為9955萬美元,也出現下降。

                            兩家巨頭的業績表明,轉型的頭三個月都不可避免地遭遇沖擊。而為了應對沖擊,兩家機構的第一選擇便是壓減不必要的開支、節省成本。

                            節流

                            雖然行政開支無法避免,但在其他開支上,兩家公司均選擇了“節流”。

                            第三財季,好未來有效地控制了成本開支,運營成本和支出為11.39億美元,與上年同期的12.56億美元相比下降9.3%。其中,相比于一般及行政開支的增長,銷售和營銷支出為2.74億美元,與上年同期的4.21億美元相比明顯減少35%。

                            與此同時,或許因為財報統計周期包含未受政策影響的三個月,新東方并未公布截至2021年11月30日的3個月的銷售和營銷支出。但有一個細節側面反映了新東方的變化: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六個月,新東方投資活動的現金凈流入為6.53億美元。藍鯨教育回溯此前7個財報統計周期,該項數據均是凈流出。

                            除了控制開支,從公開報道來看,兩家巨頭也同步開啟轉型。新東方在財報中表示,公司已經、并將會繼續把重點資源轉向與K9學科類培訓服務無關的教育產品及服務,例如備考課程、成人語言培訓課程及教材。并將利用過去積累的經營經驗、品牌知名度和教育資源,探索其他商機。從具體做法看,新東方的轉型思路尤為多元。除傳統教育業務,新東方還涉足了直播帶貨;并相繼注冊成立了多家公司,業務涵蓋非居住房地產租賃、數據服務等。

                            好未來的轉型則更加聚焦。據報道,去年11月好未來創始人、CEO張邦鑫在內部信中指出,告別K9學科類業務后,2歲至18歲的人群依然是公司主要服務用戶,比如素質教育、基于出版和數字內容的新型學習服務等。一方面開展人文美育、科學益智、編程等科目;另一方面探索音樂、體育、美術等品類。

                            穩妥控制成本、積極尋求轉型,在該思路下,新東方、好未來兩家代表性企業都較平穩地度過了轉型、出清的第一個周期。

                            那接下來,教培機構還會面臨什么挑戰?

                            負重前行

                            從財報看,教培機構的業績壓力還在持續。

                            一方面,由于出清需要,教培機構均承擔了現金減少的壓力。截至2021年11月30日,好未來持有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為13.48億美元,短期投資為14.89億美元。相比之下,截至2021年2月28日其持有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為32.43億美元,短期投資為26.95億美元。

                            新東方也是如此。截至2021年11月30日,新東方持有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受限制現金為10.5億美元,上年同期其持有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受限制現金為26.48億美元。

                            兩家巨頭尚且現金減少,足以看出其他教培機構面臨的困境。接下來在轉型中,機構更加需要步步為營,集中人力、財力實現突破。

                            另一方面,從預收款項就可明顯看出,教培機構需要彌補主營業務的缺口。截至2021年11月30日,好未來的遞延收入從截至2021年2月28日的13.87億美元降至5.39億美元。新東方則由2021年5月31日的19.26億美元降至10.66億美元。

                            從現階段看,遞延收入的減少,或多或少會影響到未來的營收確認。遞延收入的下滑是否終止,目前還需要下一季度的財報作進一步驗證,這同樣也是其他教培機構的現狀。當主營業務受到影響,機構需要盡可能快地找到新的增長點。

                            目前來看,兩家巨頭仍有一定的時間窗口。

                            另外,兩家的營收暫時未出現大幅縮水。好未來第三財季凈營收為10.21億美元,與上年同期的11.19億美元相比下降8.8%。新東方2022財年上半年凈營收19.67億美元,去年同期為18.74億美元——同比有所增長。不僅如此,綜合類教培機構往往業務構成相對分散,抗風險能力較強。

                            在轉型中,好未來保持低調,新東方則展現了勇往直前的一面。俞敏洪日前在個人公眾號“老俞閑話”中談到,“各新型業務和轉型業務,在最初的忙亂后開始循序漸進推進,有的已經初現成效”。而且,行業依然期待這兩家代表性機構走出一條通路?!矩熑尉庉?額發】

                            來源:藍鯨財經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拆解新東方、好未來財報:巨頭轉型過得怎么樣?
                            教育部:嚴厲打擊違法違規培訓行為 寒假“培訓熱”不再顯現
                            教育部:堅決糾正非學科類培訓機構借寒假之機肆意漲價
                            教育部:“拍照搜題”等惰化學生思維能力的作業App暫時下線

                            精彩評論

                            ?